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像朋友一样堕落-

    我是个很安分的孩子。我不抽烟,也不喝酒,更不打架。我牢记着父母的话,好好学习,将来有个好前途。
    可那帮坏小子老欺负我。他们向我要钱,我说我没有。他们给我一个嘴巴,我满嘴流血。他们说你小子给不给。我说我没钱可给。他们说没钱就得钻裤裆。我说为什么钻裤裆。一个坏蛋一脚把我踩倒,说就因为老子比你强。
    我咽不下这口气。我找我表哥。我表哥找他朋友。他朋友找他大哥。那大哥带了一帮人,把那个坏蛋打得满地钻。我感谢我表哥。我表哥感谢他朋友。他朋友感谢他大哥。我也感谢那大哥。那大哥说,你们只要跟着我,没人敢欺负你。我和表哥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跟就跟吧。
    大哥很仗义。砸桌子拍胸膛,为了朋友两肋敢插刀。大哥很豪爽。一瓶啤酒一气吹完,眼睛不眨面色不改,真痛快!一支香烟放于左掌心,右掌一拍,跳于口中,火光一闪,烟雾缕缕,真潇洒!大哥说,人在社会中,哪能没朋友。朋友相处哪能不抽烟,抽烟哪能不喝酒。不抽烟来不喝酒,你还算爷们吗?想想也是,这烟造了本是抽的,这酒造了本是喝的,是爷们就得“酒精考验”。于是,我学着大哥的样子,点一支烟,塞于嘴中,要命地呛——爷们怕呛?更狠劲地抽,我让你呛!倒一杯酒,灌入嘴中,火辣辣的烧——爷们怕烧?更勇猛地倒,我让你烧,还怕着火不成?
    我成了大哥的兄弟,没人再敢欺负我。患上了癫痫病应该怎样治疗>     我是大哥的兄弟,大哥有事我必须得去。大哥说,来,喝酒聚会。我便去喝酒聚会。大哥说,有兄弟被人欺负,快来,报仇去。我说,大哥我不会打人。大哥说,我们不去打人,别人会来打我们的。我说,那好吧,我这就去。
    大哥招集了五十多名兄弟,把那肇事者吓得面色蜡黄,浑身发抖。大哥说,兄弟们报仇的日子到了,用你们的拳打他的脸,用你们的刀刺他的胸。我不敢打。大哥说,你不打我们的仇人,就是对我有意见。对我有意见就打我的脸。我只好咬紧牙关,冲上去,狠狠地给了那肇事者一嘴巴。他马上满嘴流血,很像我当时挨打的样子。我有些后悔。我怎么无辜打人呢?我从来没想去打人啊。大哥说,好兄弟,以后要患难与共。我知道,我自此更离不开大哥了。我手上已沾上了血腥。
    可我原本不想去打架啊。我打算要好好学习的。我看见爸爸的苍老,我看见妈妈的辛劳,我更想好好学习啊。我想躲避大哥。我幸运地逃脱了大哥。可是我却很倒霉地淋了一场大雨。在雨中我更倒霉地碰上了吃了我耳光的那小子。他见我独自一人,哈哈笑着说,朋友别来无恙。我正要说无恙,他便狠狠地抽了我两嘴巴。我感觉嘴里很咸。我还没擦完血迹,他又给我两耳光。我眼冒金星。我还没有数完眼前有多少颗星星。他们四五个人就一拥而上,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我好想妈妈。我也好想大哥。如果大哥在,谁还敢欺负我。我回到了家。妈妈心疼得要死。可我就是不说实情。妈妈给我熬了鸡汤。我能下床了。我想大哥。我乘妈妈不备,偷走两个鸡腿。我去找大哥。大哥只是冷笑两声说,你小子真南宁哪里能治癫痫是不识好歹。现在尝到厉害了吧。
    我和大哥一起真威风。可我不能再安心学习了。
    大哥的朋友都喜欢上网。大哥说,现在是e时代了,不学习网络是不行的。大哥鼠标一点,天文、地理、、政治、游戏、电影一应俱全。我说我要学会上网。我很快学会了上网。我和大哥一起疯狂地玩游戏。大哥教我美女脱衣,大哥教我网上杀人。我很快脱了一大群美女的衣服。我很快杀人数百。我开始精神恍惚,灵魂出壳。我老想那群被我脱光的美女,在眼巴巴等着我。我老害怕那堆死去的冤魂,半夜来找我索命。可我离不开那惊险刺激的游戏了。大哥说,还有更好的。他鼠标一点,屏幕上跳出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我放大了瞳孔,张大了嘴巴。我连呼吸都困难了。大哥说,刺激吧,小姐多的是,改天给你包一个。
    我一见女同学就忍不住要乱想。我不想上学了。老师的话我一句都不想听。我只想上网,在刺激中生活。
    可我没钱了。
    我向家里要。一次,两次。第三次我没得逞,妈妈开始怀疑我了。然而她已管不住我了。我很羞愧,我也很愤怒。
    我想到了偷。大哥教我如何偷。
    我自以为大哥很神明。大哥教我偷,是绝对不会走空的。我很大胆地去偷。我没想到我第一次就被逮住了。我被那家主人打个半死。他们要我主动交代。我没敢提大哥。他们要我给家长打电话。我没敢打。他们说要济南治疗癫痫病哪#!好送我去派出所。我一听,感觉太恐怖。我说,我给我大哥打电话。大哥不明就里来接我,被主人缠住掏了两百赎金。大哥把我领回家。我很感激大哥。大哥狠狠地给了我两记耳光,说你真是混蛋,废物。大哥打我我不生气。我知道大哥是为我好。我说大哥,我对不起你。我今后一定将功赎罪,为你捞回面子。
    为了不负大哥厚爱,我勤学苦练基本功。我终于为大哥偷来了一把自行车。我说我要为大哥偷更多的自行车。大哥说你白痴啊,净偷自行车干吗。你得偷更值钱的东西。我说什么是更值钱的东西啊。大哥说比如摩托车啊,比如钞票啊。我说,大哥,摩托车怎么偷啊。大哥说,你先继续练习基本功。方法我到时再教你。
    我一直思谋着要偷一辆摩托车去效忠大哥的。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我们见一个胖子把车停在马路旁,然后上了八楼。我和兄弟小D赶快冲出去。可是那小子比我跑得快,他抢先冲到车前要撬锁。可工具在我手中。我说,成了怎么分。他骂,你他妈这时候还有时间争这个。我说,亲兄弟明算帐。我当然要争,为了给大哥弄一辆摩托车,我已经盼了好久了。他说,你他妈快闭嘴,赶快行动。我说,不行,你不把头功让给我我不答应。我一转眼,看见有人过来。我一急就把工具摔给他,自己先跑了。那人喊抓贼,小D赶快骑上车飞一般地跑。可他一慌飞出了跑道,栽在臭水沟中,摔断了腿。大哥死活不认他这个兄弟。另一个兄弟小C想退出,大哥一怒砍了他的手指。
    我好怕。我一日都不敢往下呆了。可我不敢走。
    我继发性癫痫遗传吗?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我听同学说我爸爸妈妈和班主任在到处找我呢。他们都快急死了。我突然觉得我太没人性了。我真不是个东西。我怎么能不回家让爸爸妈妈发疯一样的着急呢。我偷偷跑回了家。爸爸妈妈像木偶一样,面上没有了表情。我跪在爸爸妈妈面前。我说,爸妈我错了。我真错了。我再也不乱跑了。妈妈一把搂住我就哭。我也大声哭。爸爸问我到底这段时间干啥了。我说我啥都没干。我跑去看我朋友了。爸爸一听朋友,哈哈,哈哈,哈哈笑个不停。笑完之后,又嗨嗨,嗨嗨,嗨嗨哭个不停。爸爸说,什么狗屁朋友。全是些狐朋狗友,全是些吃你肉喝你血的酒囊饭袋。
    我没向爸妈交代实情,可我的确想改了。
    我求大哥发发慈悲放了我。大哥说,拉拢五十个兄弟,弄来十辆自行车,你就走。否则,留下一条腿。我很怕失去一条腿。我疯狂地在同学中拉拢兄弟。我对同学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人可以一日不吃肉,但不可一日没朋友。我一次次出生入死去偷窃。我已经拉拢了四十九名兄弟了。我已经只剩一辆自行车就完成任务了。我想明天,我就解放了。为了拉拢最后一名兄弟,我大摆酒宴。可老天故意和我过不去。我被学校抓住了。我为了解脱,依然冒险去偷最后一辆自行车。老天又和我故意过不去。我不幸栽在一只狗嘴里。我发疯地挣扎。我终于挣脱了恶狗的撕咬。我拖着血淋淋的腿没命地逃。我竟然不知疼了。
    我看见田野里的草也绿了,花也开了。我又呜呜地哭了。妈妈我想你啊。我要回家。我想看明年的桃花。

© wx.efczz.com  十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