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依旧年少] 文/宁静致远01 前言同学发私信给我,委托我写…

文/宁静致远

01 前言

同学发私信给我,委托我写一篇推文,倡议和宣导,召唤失聚多年的同学回来一聚。当初的我有点迟疑,只说尽力试试。同学说,放眼当下,除了你,还有谁能胜任?!同学的胜任,也感谢一直努力的,对对书写,始终保持着青年少的清澈和纯粹。千帆过尽,蓦然回首,伊人红妆今安在?赞美,礼敬,我在此等候多时。

02 倡议书

10年,20年,30年……

时光绵长,如风的往事渐行渐远;你是否还能找到最初的自己;你是否还有耐心等一朵花开等一片云来。那远去的,是否风烟倶静?心头哒哒响起的足音,是否轻盈笃定?( 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昔日的你对我说:我们去荷塘看一场荷开的娉婷,去山中感受凉爽的清风,露浓月白,我们以微笑、以低吟、以浅唱,以我们喜欢的方式去表达,去追忆,去探寻我已经忘记而你还忠实地收留我们青春的鲜活,理想,热情,好奇,和迷惘,张狂,与。

仓央嘉措诗云:你见或者不见,我都在那里,不悲不喜。怎能不悲?又怎能不喜?想见的、可见的、值得见的,根本没有咫尺的阻隔,沧海桑田的流离。流水不因石而阻,不因远而疏。红尘深处殷殷盼,祈盼再见你的蕙质兰心,祈盼再见你的英朗挺拔。

那个你啊,是否依然愿意与我心意相通?

今年天,你在哪?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依旧年少!

03 同桌的你

乡下的,特别是成绩好的,初中毕业最好的志向就是读中专,成绩差或家庭条件差的,干脆外出打工,成为家庭收入来源的一大支柱,所以,基本没人跟我们讲青岛看儿童癫痫医院要上高中,要读大学。初三毕业,我报的是师范,随后通知到县教育局面试和体检。当时师范招生名额只有一个,我与同班的一个男同学,同时通知去面试。面试后,初三的班主任说,你是我们市的三好学生,名额非你莫属,在家安心等录取通知吧。事实是,我被人利用职权占了师范的名额,对此,我一无所知!最后等到的结果就是自己未被师范录取!面对一纸高中录取通知书,我们全家都不知如何是好~有对未来的担忧,有对眼前家庭囧逼的无措,有对不公平待遇无力抗争的妥协……最后还是奶奶发话,说不管男孩,就算砸锅卖铁,也供孩子读书。就这样,我从乡镇来到了“遥远”的县城,成为新丰县第一中学的一名高中生,应该说,我是我们村第一个到县城读高中,并且是第一位女大学生。之所以说遥远,是指路途崎岖。从镇区到县城,一天一班车,60多公里路,都是山路,弯多且陡,的山路是公路,所谓的公路,就是沙和尘混合一起,蜿蜒曲折。坐一次车,大概3-4小时。一路颠簸摇晃,等下了车,早已经翻江倒海,蓬头垢面。虽然仅有60多公里的距离,一般上,我也是一学期回家一趟。那时住宿,还得自带米和菜干,一日三餐在学校的大饭堂蒸饭吃。这种习惯,倒是沿袭了初中,并不陌生,且很快适应。

真正的陌生,是环境的陌生。

新丰县一中,是当时县级的最好学校。那时一中的高中部,一个年级三个班。也就是说,从众多乡镇挑选出来,具备一定资质和潜力的学生,才有资格来一中读书。这批上高中的学生,基本上分成二类。一类内宿生,一类外宿生。内宿生,就是好像我这种的,从镇区来城镇读书,我们基本上来自农村,所以后来我们这些内宿生又被称为农村班。外宿生,在我眼里,他们与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的城镇户口,以及他们讲话的方言与我们有很多不同。从话语中,也可以快速分辩这些同学的身份。

好吧,先谈谈我们内宿生。读高中的同学本来不多,要住宿的同学武汉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就显得更少了。刚到一中时,我们的宿舍是一栋二层的建筑,属于木材搭建的阁楼。男生住一楼,住二楼。女生宿舍,由三间大房间组成,分别住着高一级,高二级,高三级。宿舍没有自来水,没卫生间,没风扇,过道有照明电灯,宿舍限时关灯,同学们床头多备有蜡烛和手电筒,以备不时之需。平常用水,要自己用桶装水,做好储备。这些水用于早晚的洗漱,洗饭盒,淘米泡菜干,偶尔口渴用以解渴。生活设施相当简陋,一张床成为课室外唯一的收容器。床上要安放一个木箱子,箱子里多放置生活用品,米,菜干,油,盐等物品;箱子上面叠放衣物;床边再挤点空间摆放学习用具。剩余狭窄的位置,刚好将自己躺了进去。随时收拾东西摆好放好,充分利用空间,保持整洁,这也成为以后自己固定的行为习惯。生活设施的简陋,一方面培养节俭的生活作风,另一方面也培养大家互助的深厚情谊。老狼有首民谣~《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我想我能其中的深情,即使一贫如洗,那个年代的我们,依然是丰盈和富足的。

初来乍到,真正的地不熟。住宿的当晚,我听到同学很奇怪的方言,这些方言分属不同镇,比如马头,石角,大席,她们的语调尾音一样,黄礤一种尾音,梅坑和丰城一种尾音,回龙一种尾音,然后,我悄悄发现,同学们聚在一起时讲的都是同一声调的话。再然后,她们通过搜索方言,一个个小圈很快结盟,熟络。只有我的语音无以投靠,形单影只。后来我也依葫芦画瓢,通过搜索方言这种途径,找到高二,高三的老乡,老乡也就是来自同一个镇。这样的老乡,实在太少了,我所在的沙田镇,女生就我一人。同学们时不时围着我,要我讲沙田方言。我不知当时的沙田话与城镇话相似度90%,同学们难以求证,以为我有所隐瞒。接下来,我从同学口中了解,沙田人留给其他镇最大的印象特色就是“牛”。“牛”,在当时不是褒扬,而是指一种普遍性格:话语粗蛮,动作狂野。我似乎有点恍然,原来退出一个地方,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对自身进行更咸阳市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多的了解和评价。当然了,无论你来自来个镇操什么方言,最终我们以县城话做为统一,融合一起。

到了正式开学的日子,做广播体操就让我这个乡下妹子颇觉尴尬。为什么呢?因为我上初中做的广播体操是第六套,而在县城,第七套广播体操早已普及许久了。站在偌大的操场上,我的肢体如此生硬,如此不协调,真正是一只鸡闯进了鹤群之中,好搞笑。好在一周后,照着同学的动作,跟上节奏,也学会了第七套广播体操。等到了上课,又有更大的惊喜等着我。读小学时,我在村中学校接受教育,读初中,在镇上初中完成。这期间的授课老师,多为本村同镇的,所以,老师讲课的方式,都是用本地方言。到了初三有了新变化,历史老师和英语老师,是刚刚师范毕业的,且从外镇调入,他俩在上课的时候,竟然用标准的普通话!那时候,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如同一道光,为我们这些山区的孩子照亮了另一个世界,我们全级的英语和历史都学得特带劲。而在一中读高中,任意科任老师,无论男女老少,都能用标准的普通话授课。这种方式和感觉太令我惊喜和兴奋了。同学之间的沟通和交流,时不时以普通话进行。普通话对我并不陌生,我家里有一台收音机,长期收听广播,听力上自是没问题,只是开口讲的时候,自己也难以置信。可能因为我会讲普通话这个原因,内宿的同学特别好奇,总觉得我与众不同,有点神秘。

一中所处位置,是县城中心,毗邻县政府,周围分布着县电影院,邮局,教育局,汽车站,县医院等机关单位。对了,学校后面是纪念碑。很多时候,通往纪念碑的台阶,成为我们散步,跑步的最佳场所。每到周末,邻镇的同学有些回家,有些不回,或者是一月回一趟。学校周六晚和周日,饭堂是不蒸饭的,我们几个留宿的,只能到县教育局食堂买饭吃了。因为我家远,中途基本不回去,又没有什么亲戚在县城,很多时候还是独自一人在宿舍,久而久之,这种独处慢慢让我沉静下来。每月的月初,我最期盼的就是去邮局患了癫痫病怎么治疗呢的营业厅,每月一期的《读者文摘》和《文摘》是我最忠诚的。买一本《读者文摘》和《青年文摘》合计一元当时我的每月生活费是五元。但我十分清楚,生活无论多么拮据,精神的供养不能断养分。借着这两本杂志传达的信念,沉静性格的我,并不沉闷;我,但不寂寞;我,但不悲观:我有点内向,但从不自卑。

高一很快,升高二时,面临分班,也就是分文理科了,毫不犹豫地,我选择了文科。文科一个班,理科二个班,(1)班和(2)班是理科班,(3)班是文科班。凭着长期阅读的积累,自是养成了一种敏锐,这在读文科上,似乎有一定的优势。貌似言寡的我,跻身文科班,个人特色也能独树一帜。进入高三阶段,人人都相当繁忙了。有点好笑的是,整整高中三年,与一些外宿同学没讲过一句话,当然了,这些同学是男同学。

参加高考前,大家先要完成志愿填报。至今我都觉得,青春绝对是狂放不羁的,而且我做过最大胆最意的一件事,就是高考第一志愿填报了北大!哈哈,真不知天高地厚。

……鲜衣怒马时。

04 你还记得我吗

今天收到聚会前的温馨提示:

同学聚会属于同学们的狂欢,原则上尽量不带家属。同学聚会主要加强同学之间的,不攀比不炫耀,同学情是最的,以一颗平常心参加同学会,不搞家庭分裂,费用AA为主,不设上限,注意不要暴饮暴食,喝酒不劝酒,注意聚会过程中的人身财产安全。行动听指挥,服从安排!

“朱颜辞镜花辞树”。很多过往与,逐渐模糊。同学聚会,从同学的中,又能找回多少的年经的自己呢?惟愿重相聚,那些记忆重新闪闪发光,愿青春葱茏年华,愿友谊常青,让我们继续在彼此的映衬下,实事求是,上下求索!我们将在一生中完成自我的蜕变和升华,这些与年纪无关,但与你我有关。

首发散文网:

© wx.efczz.com  十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